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澎湃  »  【春天到】

三月初春,我不知干嘛穿得特别清凉,可能是发春吧!天气稍为不再冷时, 我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换上春装来上班,上衣是七分袖黑色毛线衣外套,里面 是白色圆领薄线衫;下半身是黑色低腰棉质短裙,大概不到大腿的三分一,穿着 很高的细跟高跟鞋,这样让我的腿看起来更修长。
 
  但一早的工作却忙到连办公室的走道都挤到不能动弹,我拿起公文封与报告 
  想去收发室时,男同事同时和我抢过走道,我侧身想让他,但我的胸部却明 显感受到他臂膀的挤压。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回头似乎想道歉,但眼神却停 留在我圆领薄线衫里的乳沟中。
 
  我注意到了他的裤裆里好像有东西慢慢隆起,而我的欲望也慢慢地在体内膨 
  涨着,只觉得我的脸颊一阵烧热,像被发现心事似的逃离现场,躲进了洗手 间,手抚着砰砰跳的心头,T-back里的棉垫已是一片黏稠。
 
  换下的湿淋淋棉垫,我不知哪根筋不对,竟摆进黄色的机密文件封中。再把 下体擦干换上新的护垫,让自己静下心来好应付等会的会议,然后就去收发室办 事,但欲望仍让人烦躁到想大叫。
 
  我拿起摆了棉垫的机密文件封,填上「Tony收件」。我进了Tony的 办公室,他正在盯着屏幕,我注意到他的眼神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次。 
  我恶作剧的弯腰,把机密文件封递给他:「这是重要文件喔!」我相信我那 粉红bra里的春光他应可一览无遗。然后我就优雅地走回我的office, 准备待会的会议资料。
 
  10点正,回字型的会议桌坐满着正襟危坐的人,穿着裙子的我本来腿是优 雅的侧坐着,但开了一个多小时的会,又听了某协理讲了近二十分钟与主题无关 的话时,我不是翘起二郎腿变换姿势,就是不由自主地打起盹来。
 
  猛一回神,却看着坐在对面的营业部的色老头,正两眼色迷迷地直望着我这 里,才惊觉今天穿的是低腰棉质短裙,双腿大辣辣的岔开着,想不注意看也难。 
  只是想到自己裙底的春光被人窥视着,在冗长的会议中,烦躁的欲望竟火热 热地烧了起来。
 
  就是好想要,想着男人厚实的胸膛,想着男人狠命的抽插,就不自觉地夹紧 腿让刺激的快感涌现;但怕被人发现,腿又松开,双腿就这样不安的夹紧又松开 的不断变换着。
 
  会议结束后,偌大的会议室就我和D处长的秘书Lisa在整理资料。我整 理好我的数据同Lisa在闲聊时,Tony算好时间的进来帮我拿数据,我乐 着将那一堆整理好的资料给Tony拿,不经意地用臀部顶了他,回首用眼瞄他 一眼,就和Lisa走在Tony的前方,先回office放数据,再去数据 中心放档案,就让Lisa在那整理,我借口说我有事就和Tony先离去。 
  在资料中心门外,Tony手就不老实地贴上我的臀部,我转过身,手叉腰 整个人恶狠狠地骂他色狼。
 
  Tony色迷迷地看着我说:「Sabrina姐,妳的重要文件我已收到 了。Sabrina姐,妳的腿好白、好长、好性感。」
 
  我笑着说:「怎么,发情了?」
 
  Tony拉着我闪进计算机机房里,狭小的空间里摆着偌大的网络机架,「 轰隆隆」的噪音、闷热的空调。Tony反手锁上了门,双手握着我的手,将我 贴紧在墙壁上吻我,不一会就脱掉我黑色的毛线衣外套、脱掉我圆领薄线衫、熟 练地解下了bra。
 
  我裸着上半身,只剩下半身的低腰棉质短裙,他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握着 我白皙而饱满的乳房,低下头贪婪地吸吮着我的乳尖、玩弄着我的乳房、亲我的 唇、吮我的舌,我不禁喘息连连,像蛇般扭动着身躯。
 
  他的手不老实地探向我的裙底,手指往我骚动的深处探索着,指头小心的揉 动着,刺激着我的下体,轻轻揉着,爱液不断地涌出。
 
  我配合地翘起臀部,让他的手拉下我湿透的T-back,他的指头摩蹭着 我的阴核。我好想要他进入我的体内,开始疯狂地亲他,用舌头吻他的舌、他的 唇,咬他的肩膀、吸着他的脖子,用力地抱着他在一阵狂吻中。
 
  我的心狂跳着,蹲了下来拉下他裤子的拉炼,掏出他浓浓ammonia味 的阴茎,慢慢地用我的唇含住龟头,用舌头舔龟头的周围、舌尖轻旋马眼, 碰到龟头的沟时轻轻柔柔地用牙齿咬,轻轻地吸吮着他的阴茎。
 
  我技巧地爱抚阴茎,并慢慢吸至喉咙深处,用喉咙将舌根包起来,我吞噬唾 液让喉咙蠕动起来,舌头舔着根部。我的纤纤手指玩弄着他的蛋蛋,我可以 感觉到他的阴茎在我的口中变得更大,Tony他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还没几分钟,他就两手用力抱着我的头,阴茎在我嘴里跳动着,我更加卖力 地舔他的龟头。没多久就射精,我嘴里还含着他的阴茎,满嘴的精液不敢乱 吐,只好吞了下去,当作是我的午餐,舌头不时还舔了舔嘴角残存的精液。 
  我手扶着墙壁,背对着Tony,Tony双手由后方探前来把玩着我的乳 房,唇吻着我的粉颈、我的裸背,不时搓着我的乳房、捏捏我的乳头。我欲 火高涨,伸手往Tony下边探去,他的大肉棒又硬起来了,我翘起臀部渴望着 他的插入,Tony却久久不插进来,只是双手不停揉捏我的臀部,捞抓着我摇 晃不已的奶子,笑说:「贱货,妳想不想被干?」、「bitch!」……等等, 嘴里碎碎念着。
 
  我无名火直冒起来,一回身膝盖一弯往他下体撞去,Tony痛到双手抱蛋 跪在地上。我穿回圆领薄线衫和黑色毛线衣外套,边骂:「要上就上,干嘛 嘴巴不干不净?」再用我细跟高跟鞋朝他下体又是一脚下去,被他压在地上的b ra和T-back就算了。
 
  理了理仪容,我转身就离去,留下抱蛋呻吟着的Tony。可是等我一回到 office时,看着白色圆领薄线衫前的激凸、短裙下的那片潮湿,欲望 并没冷却下来,又开始后悔。
 
  我走回去计算机机房,开门进去,看见Tony两腿夹紧蹲在地上,我双腿 开开跨站在他面前,撩起我的裙襬盖在他的头上,问他:「我这么凶,你还敢 上我吗?」他没答话,只是用舌头舔我湿淋淋的下体。
 
  我跨坐在Tony身上,解开他衬衫的扣子、拉开他裤间的皮带,剥光他身 上的衣物,用舌头从他的唇一路舔到乳头,再到胯间的阴茎。我用手扶着他 硬挺的阴茎对准自己的小穴坐了下去,感觉着他的阴茎滑入我的体内,阴道口处 感觉到他勃起的硬度。
 
  我慢慢摇着自己的腰,感觉着他阴茎硬挺的抽插,「喔……」阴道感觉到被 他那粗大的阴茎磨擦着。
 
  我扭着腰、摆着臀,让磨擦深入的酥麻快感漫散出来。我抓住他的手隔着薄 线衫揉着我的乳房,短裙底下的臀部动作越来越快,我双手撑在地上,奋力 地上下动着……
 
  他脱掉我的圆领薄线衫,露出我晃动不已的奶子。我坐起身来,披散头发后 仰着,我像头发情的母狼,狂野地跨骑着,欲望火般燃烧着。
 
  我娇声呻吟着,裙襬晃动着,披散的长发垂在胸前,不断地追逐着欲望的满 足,低头看着粗大的阴茎被我那红红的阴唇吞没着……
 
  正想换个姿势时,Tony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朝手机看去是Lisa, 我说:「别管她!」但Tony仍拿起手机。
 
  「Tony,机车发不动,能不能过来帮忙?」Lisa娇声求着。
 
  我整个人卧伏在Tony身上,一边跨骑着他的阴茎,一边在他耳边娇声说 着:「你敢去的话,下次就别想上我!」我奋力扭动着我的腰肢,双手揉着 自己的奶子。
 
  Tony边喘气边回Lisa:「我在忙,等会好不好?」
 
  我翻身起来手扶着墙壁,背对着Tony,Tony撩起我的裙襬,开始从 我的背后猛烈地进攻,大力抽送着,我享受他粗鲁的攻势。他由后伸手抓取 我的乳房搓揉着,我呻吟不已,整个空间「轰轰」的机器声里掺杂着「啪啪」的 撞击声,还有我淫荡的呻吟。
 
  Tony卖力地抽插着,把我整个人撞得前后摇晃不已,他粗暴地蛮干,填 满着我深处的骚动,直到最后射进我湿漉漉的小穴里。
 
  我裸着胸大力喘气着,看着地上被踏脏的bra和T-back,我的短裙 却也是一大片湿痕,我只好穿回我的圆领薄线衫和外套,整好我的短裙。弯 腰拿起Tony的内衣,擦干我裙襬里湿答答的小穴和大腿内侧的分泌物,看看 手表都已1点了。
 
  我跨过躺在地上疲惫不已的Tony,满足地走回office,准备下午 另一场的会议。
 

上一篇:【华丽的一夜】 下一篇:【小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