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澎湃  »  【闯关东情色版】

              一
 
  鲜儿是山东章丘人,十五岁那年山东又闹了大旱,村里不少人都饿死了。村 头的乱葬岗子里面每天都有很多新的尸体堆积出来。眼看夏天就要到头了,如果 到了秋冬,万物凋零了,等待鲜儿一家的,可能就只有死亡了。今年的粮食估计 是没有指望了,且不说大部分粮食都已经枯死了,就是那些没有枯死的,也早就 被饥民们偷偷吃掉了。
 
  鲜儿有个相好的,叫朱传文,和鲜儿的年纪一般大。传文家里有三个兄弟, 都很有力气,所以家境要好一些,传文常常从家里那些东西来给鲜儿吃。但传文 家里也不是很宽裕,所以他们都是偷偷从家里溜出来,然后商量好到鲜儿家里附 近的柴火剁见面。
 
  太阳要下山了,传文又溜了出来。到了鲜儿家门口,学了一声蛐蛐叫。鲜儿 就给她爹说,我出去一会。她爹也没应声。鲜儿和传文一见面都爬到了柴火剁里 面。
 
  传文说,鲜儿,看今天俺娘新烙的煎饼。
 
  鲜儿每次看见吃的,就会情不自禁的笑起来。伸手就要抢。
 
  传文,说,让俺亲亲,不然就不给。
 
  鲜儿开始还说不让,后来忍不住就不理会了。只要煎饼。
 
  传文看鲜儿只顾着吃煎饼,就一下子把鲜儿按在了地上。说,我也想吃煎饼 。
 
  鲜儿说,想吃你就吃啊。
 
  传文说,俺要吃你嘴里的。
 
  鲜儿笑着说,你真不要脸。
 
  传文也不理会,一下子把嘴凑到鲜儿嘴边。碰到了鲜儿粉红的嘴唇,然后要 把舌头伸进去。鲜儿不让,传文就说,你不让俺伸进去怎么知道煎饼什么味啊。 
  鲜儿拧不过,就张开了小嘴,传文就把舌头在鲜儿的嘴里搅。鲜儿手中的煎 饼慢慢就掉了出来,双手抱住了传文的脖子。传文说,你也把舌头伸过来啊,鲜 儿就伸了过来。两个人的口水都搅在了一起,和着煎饼咀嚼后的甜味,在两个人 的口腔里回荡。
 
  传文亲了一会觉得够了,就像亲别的地方。鲜儿不愿意,还想接吻,她也怕 传文太过分了。所以不准他亲别的地方。传文就只好用手伸到鲜儿的褂子里面, 摸到了鲜儿胸口。
 
  鲜儿虽然只有十五岁,可是发育的已经非常好了。传文的一只手都摸不过来 。传文就说,鲜儿啊,你怎么跟奶牛似的?
 
  鲜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你混蛋。把手快拿出来,传文连忙道歉,说自己错 了。鲜儿就说,那就闭上你的臭嘴。传文就说好。
 
  传文又要摸鲜儿的裤裆。想把手伸进去,但鲜儿坚决不让。没办法,传文只 好隔着裤子在外面摸。开始是轻轻的,后来忍不住,就用力了起来,鲜儿也没有 不舒服的反应。其实鲜儿这时候下面已经湿透了,但是她是正经人家的女孩子, 不会轻易让传文就做到的。
 
  渐渐的传文的小弟已经非常硬了。传文就说让鲜儿给他套弄套弄,鲜儿,我 还要吃煎饼呢。你的那个东西那么脏,俺才不弄呢。传文怎么求她都没用。传文 说,你让俺摸摸你的腚行不?
 
  边说就边摸,鲜儿嘴上说了一句不行,可是也没拦着。传文就在鲜儿的后面 边摸着鲜儿,边自己套弄。鲜儿自己专心吃着煎饼。后来传文又说要摸摸奶奶, 鲜儿就又躺下来,让传文边摸奶边套弄。
 
  天黑的时候,传文终于弄好了。就送鲜儿回家,然后自己回家去了。
 
                 二
 
  传文送完鲜儿,不想早早的回家睡觉,就回家叫了弟弟传武,说今天晚上月 亮地亮,要带他一起出去打猎去。传武只比传文小一岁,但是长的比传文还壮实 。是个关不住的主,一听打猎就来劲了,俩人拿了猎枪和弓箭就出门了。他们娘就 嘱咐他两不要跑远了,也不要回来太晚。
 
  他们去什么地方打猎?乱葬岗子。乱葬岗子那地方说来怪慎人的,一般人还 真不敢去。但是由于有尸体,常常有不少野兽晚上会到这个地方来。兄弟两个又 都是很胆大的人,就不怕了。
 
  今天到了以后,先射中了一条蛇,挺开心的。后来他们隐约看见了一个人影 俩人挺害怕的,真怕是什么鬼神妖魔的。看了半天,才发现是一个小媳妇在月亮 底下哭呢。两个人慢慢摸上去,认清楚这个小媳妇就是本村老刘家的媳妇。这个 老刘家本来家境还是很殷实的,但是没想到被响马给看上了。老刘和他孩子都给 杀了,老刘媳妇也没响马给糟蹋了。
 
  兄弟两个听出来老刘媳妇是想自尽了。就都出来了,给她说了一会子话。刘 嫂说她没有脸活下来了,而且说实话这么一个女的也真活不了。看样子她也已经 一天多没有吃东西了,传文就吩咐传武说,弟弟,你先回家吧,我送刘嫂回家, 传武说好吧。
 
  传文就留下来和刘嫂一起坐着说了好些话。又把刚才自己射中的蛇拨了皮, 烤好了和刘嫂一起分了吃了。等刘嫂有了力气,在和她一起回村。刘嫂裹着小脚 ,所以整个身子都摊在传文身上。
 
  刘嫂说,传文啊,嫂子挺沉的,累你了。
 
  传文说,没事,嫂子俺背着你都是应该的,别说扶了。
 
  传文还是第一次接触除了鲜儿以外的女人,刘嫂有二十三岁左右的年纪,身 上散发的成熟女人的芬芳。传文的小弟又硬了起来。传文觉得刘嫂身上的气味真 是太好闻了,忍不住说了一句,嫂子你真香。刘嫂就笑了。
 
  到了家,传文一直把刘嫂扶到炕边上。一下子没有站稳,两个人顺势倒在了 床上。传文看刘嫂也没有松开手。自己就没有松手,而且手渐渐的在刘嫂丰满的 身上抚摸着。传文觉得刘嫂的肉真的比鲜儿的肉摸起来还舒服。
 
  刘嫂是过来人,自然不像鲜儿那么拘谨。见传文只肯在身体背上摸,就用手 把传文的手移到了胸口。然后让传文亲自己的脖子,传文忍不住又硬了。
 
  刘嫂摸到传文的小弟起来了。就问传文,以前做过吗?传文说没有,刘嫂说 嫂子来教你吧。你把裤子脱了,刘嫂说,传文就把裤子脱了。刘嫂看着传文的小 弟,笑了笑。也把自己的裤子脱了。
 
  然后自己岔开了两条腿,说,你趴过来。传文就趴了过来。刘嫂用手拿着传 文的小弟就对准了自己的洞洞,然后往前一推,传文的小弟头就进去了。
 
  传文觉得里面暖暖的挺舒服的。但是比较干,弄得自己的小弟有些疼。就想 拔出来。刘嫂就说,没事,向前再推一下就好了。
 
  传文就往前推了一下,突然间就感觉整个洞洞里面都湿透了。传文的小弟一 下子整个一根都进去了。传文觉得好舒服啊,刘嫂就笑笑说,不错啊,第一次就 弄得挺好。
 
  不过传文毕竟还是新手,弄了时间不常,一下子没有刹住,一股热浪就冲进 了嫂子的洞洞里面。完了事,传文还舍不得走,就又搂着刘嫂睡着了。可是半夜 醒来的时候才感觉事情不对,半夜翻墙回家了。
 
                 三
 
  过了几天传文家里突然收到了一封信,是朱传文的爹朱开山寄来的。朱开山 已经离开家里有五年了,刚开始是加入了义和团的,在山东杀洋鬼子,后来去了 北京,慈禧太后后来变卦,义和团就解散了。朱开山为了躲避洋鬼子就去了关东 ,奋斗了若干年,终于混出了一个落脚的地。现在给家里寄信,就是希望一家能够 团圆。
 
  传文一家都欢天喜地的。就准备要准备准备去闯关东,准备好盘缠,衣服, 什么的。然后让村里的人回信说家里一切都好,马上去关东找当家的。传文然后 又去欢天喜地的给鲜儿道别,鲜儿就问你走了我怎么办?
 
  传文说,要不你跟我一块走?不过这个事儿要先问你爹,她要不同意怎么行 呢。但鲜儿怎么敢呢,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子,离家出走当爹的肯定是不会同意 的啊。当天两个人都很沉默,呆到下午,传文说,时候不早了。都回家吧,你去 问问俺叔,把咱俩的关系都告诉他,问问他同意不同意。
 
  鲜儿就点点头。传文说,那俺先回去了,现在家里的活挺多的。
 
  鲜儿走后,传文其实并没有立刻回家。他的兜里还揣着一块煎饼,但是相对 鲜儿来说,他现在心里面渐渐地开始倾向于刘嫂了。传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晚上躺在床上,总是会浮现出刘嫂的影子来。而且鲜儿有她爹照顾着,还比较 好,刘嫂却只能一个人过,又刚刚丧父丧子,太可怜了。所以他常常在深夜会窜 到刘嫂家里给刘嫂送些吃的。
 
  刘嫂这些日子精神一直都很恍惚,不哭也不笑。衣服也不洗,只有在传文来 的时候,才有些子表情。两个人也不说什么话,他们都知道这种关系太不正当了 。但是又忍不住每天会抱在一起做那种事情。
 
  传文年轻气盛,而且刚刚有了这方面的经验。正是火气旺的时候,每天都要 做两三次。而且射水的时间越来越晚,力道也越来越大。刘嫂嫁给丈夫的时候, 丈夫已经四十岁了。所以她一直也都没有遇见过这么旺盛的男人,感觉非常充实 。水特别多。
 
  刘嫂最喜欢让传文趴在自己身上做,但传文觉得那样插的不够深,所以更喜 欢站着。他站在床沿边上,让刘嫂躺在床上,然后不断的插。刘嫂身材很娇小, 让传文一会弄得自己一会躺着,一会侧着,一会又趴过来。非常的舒服,刘嫂从 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男人。白天的时候,传文有时候会借故路过刘嫂家门口,刘 嫂看了传文的眼睛都会感觉到自己下身在收缩。
 
  所以白天一个人的时候,刘嫂就会一个人关了大门,在房子里面抚摸自己。 脑海里面是传文壮硕的身体。她觉得自己非常非常贱,越来越瞧不起自己,可是 又舍不得传文,不舍得这样就死掉。
 
  这天晚上传文送走了鲜儿,又溜到刘嫂家里。手里提着当天白天从乱坟岗子 里面打到的一条很粗的五花蛇。这条蛇估计又可以让刘嫂吃上三五天了,想到自 己可以给刘嫂提供吃的。传文感觉非常的自豪。两人进门又是一阵亲吻,传文然 后伸手就伸向刘嫂的裤裆。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刘嫂早就等不及了。
 
  刘嫂这时候却感觉不像是传文的手指,而是一个粗粗的,滑滑的,又有些冰 凉的东西顶住了自己的洞口。她有些怀疑,但传文是她非常信任的人,所以并不 害怕,而且这个滑滑的的东西也非常的舒服。她就躺下了,随传文去弄,自己早 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传文见刘嫂已经门户开放了,也不迟疑,顺手把那个东西往 里面一捅,就进去了。刘嫂觉得很舒服。
 
  弄了半天,传文自己也硬了,就把那根东西抽了出来。刘嫂睁开眼睛一看, 竟然是传文用一个花斑蛇的尾巴插进了自己的洞里面。叫了一声,传文连忙说, 嫂子别怕,这条蛇已经死了,没事。刘嫂才放心下来。传文就把自己的小弟放了 进去,又插了好一会子。最后觉得自己有感觉了,一阵子的猛捣,一股子热浪又 直冲到刘嫂的花心里面。
 
  两个人抱着休息了一会。传文就起床帮刘嫂把蛇皮剥了,对刘嫂说,弄点盐 ,把蛇腌上,可以多吃几天。刘嫂说好。两人忙活了一阵子,传文说,嫂子,我 有个事跟你说。
 
  啥事啊?刘嫂问。
 
  传文说,俺爹来信了,说他在东北开了一份家业,叫俺们一家都搬到东北去 。然后又是一阵子沉默。
 
  两人都没有说话,过了许久,刘嫂说好,好。开山叔就是有本事,你们就不 用挨饿了。俺听说东北那地方到处了土地,到处都是人参,去了保准有好日子。 
  你跟俺一起走吧。传文打断了她的话。俺不能走啊,还是老刘家的人。…… 俺不走,对了,鲜儿她爹怎么说的?鲜儿是个好女孩,一定要说服她爹啊。你们 两个在一起以后在东北过好日子啊。
 
  传文也没什么,只是紧紧的抱着刘嫂,两眼发红。
 
                 四
 
  眼看起船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传文一家子都忙的够呛,卖地、卖房、告别的 。虽然忙,但是一想到辽阔的大东北,传文一家总体还是乐呵呵的。而这边鲜儿 家里,却打起了冷战。鲜儿的爹是坚决不同意让鲜儿远走他乡,养了这么一个女 儿,却要到一个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再见面的地方去,老人家怎么舍得。
 
  鲜儿才管不了这些,心里只有传文哥。总是想从家跑出来,鲜儿爹不得已就 把鲜儿关在了屋子里面,不让鲜儿出来。鲜儿就绝食,非要见传文的面。鲜儿爹 只好又把她放出来,但是一路跟着鲜儿,和鲜儿一起到了传文家。
 
  传文心里也不开心,但想的却是刘嫂。想想刘嫂一个人以后的日子,传文就 难受。但把刘嫂带上,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啊。这个口也没有办法向娘张啊。 
  鲜儿爹到传文家,传文娘客客气气的招待。两家老人都很客气,但鲜儿不管 ,径直走到传文面前说,你去跟我爹说,你要娶我,快去啊。娶了我,我就能和 你一起去闯关东了。鲜儿眼里里面两颗眼泪还在打转转。传文一时没了主意,看 看鲜儿,又看看娘,再看看鲜儿爹。鲜儿就打传文,你快说啊,你快说啊。 
  传文还是不说话。这时候传武和老三传杰从屋外头回来了。进来看大家都不 说话,看见鲜儿姐泪珠子打转,就骂道。大哥,你干嘛欺负俺鲜儿姐?
 
  其实传文、传武、传杰三个兄弟都在一个屋里面睡觉,传杰年纪小,睡得死 ,传武却早知道大哥这些日子的花花事儿了。有一回他还跟踪了大哥,在刘嫂窗 户外边听到里面床的声音。传武有些不满,但没有跟别人说过。这次看见鲜儿姐 委屈的样子,火气一下子就冒上来了。
 
  你到底怎么欺负鲜儿姐了?传武大声吼了一声。把屋里的人都惊了一跳。 
  但这一声吼还真有用,传文抓住鲜儿的手,到了鲜儿爹面前,扑通就跪下了 说,大爷,俺喜欢鲜儿,俺想娶她,你让俺带她到东北吧。鲜儿看了传文一眼, 眼里透着骄傲。
 
  鲜儿爹惊了一下,很快又安顿下来。说,婚姻大事,不是儿戏,要娶也要到 我们家里提亲了才行。说完拉起鲜儿就往大门外走。鲜儿边走,边回头向传文笑 。
 
  传文却隐隐有些后悔。自己这一激动,刘嫂的最后一丝可能性也没有了。 
  鲜儿爹,回去以后也是左右思量。觉得朱家人其实还真的不错,想了想,就 给朱家开了条件,也没有太难为朱家,然后择良辰吉日,要他们来迎娶。
 
  传文一家也都没有什么意见,恰好买田产弄到不少钱。就准备换好了彩礼, 尽快把鲜儿娶进门。恰恰是传文这时候反而心里有些不乐意,他越来越觉得自己 真正喜欢的人应该是刘嫂。那个教他成为男人的人。刘嫂在和鲜儿在一起的一段 日子里面,也变了,像是埋在水池里面很久的莲花子,终于吐露出水,变成了粉 红的荷花。他们两个心里都不好受。
 
  又是一个晚上,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很久的传文终于熬不住,又半夜起身要走 。这回传武一把拉住了他,哥哥,你干嘛去?
 
  去拉屎。你快睡吧,传文说。
 
  大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能去,传武说道。
 
  传文见漏了陷,只好又躺下。
 
  过了很久,他想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传武也知道了,就不顾传武阻拦又翻墙 去了刘嫂院子。
 
  到了刘嫂窗户口,传文学了几声狗叫,刘嫂在屋子里面敲了敲窗户,传文又 学了几声狗叫。刘嫂就出来给传文开门。两人一见面就搂在一起。
 
  这回传武跟了过来,对着刘嫂就小声骂了一句,你个臭不要脸的寡妇。顿时 ,传文和刘嫂都木在那儿,连忙松开对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传文等了一会说道,你来干吗?
 
  大哥,你这样对不起鲜儿姐。传武说。
 
  传文也没说什么,来了传武说,走,回家。然后从怀里把一块煎饼扔到刘嫂 床上。传武转过头来看了看刘嫂,就穿了一件薄薄的汗衫,扣子松开了几颗。在 发呆。
 
                 五
 
  传文和鲜儿的婚事一切顺利。鲜儿爹虽说舍不得,可毕竟还有一个儿子可以 留在身边,所以在婚事上也挺积极。结婚这天,朱家大操大办,唢呐震天。传文 心里担心刘嫂,就吩咐传武说,你去看看刘嫂。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刘嫂。 
  传武应承了,他也觉得自己前些天夜里骂刘嫂不要脸太过分了,所以也想趁 这个机会向她道歉。到了刘嫂家院子,看见大门紧闭,他也没敲门,就偷偷溜到 死胡同里面,看看四下没人,就翻墙进了刘嫂家里。到了刘嫂屋外头,传武学着 哥哥的样子学了两声狗叫。就听见屋子里面刘嫂一阵疾跑,拉开插销,打开屋门 。
 
  刘嫂以为是传文来了,正准备扑到传文怀里把委屈的眼泪都流到他身上。身 上只穿了一件汗衫,腿上什么都没有穿。传武一见,看的有些呆,而且感觉从屋 子里面扑出一股热浪,带着刘嫂身体的香味。
 
  是传武啊,刘嫂说了一句。哎,传武应承。说着就跨了进去。
 
  刘嫂赶忙把屋门关上了,说,不好意思传武,我以为是你哥来了,所以就… …这样了。
 
  刘嫂说着就转过身走到床边,要穿好衣服。传武忙转过身去,却发现屋角房 梁上竟然挂了一条白布,距离地面有一人多高,地上还有一个凳子。传武心里一 惊。一下子转过身,指着白布问道,嫂子,你这是干嘛?
 
  刘嫂的裤子刚刚提了半截,听传武一问,就回了一句,没啥。传武看见案板 有把菜刀,就冲过去拿了菜刀,把白布割断。然后扔到刘嫂床上。
 
  嫂子,你不能这样啊。他哭道。那天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刘嫂说,不是因为你。嫂子是破了身子的人,原本也没有脸面在世上活了。 我是个贱女人,浪女人,给老刘家丢人,也给娘家丢人。说着刘嫂的眼泪都流了 出来。
 
  传武一下子扑了过去,用袖子给刘嫂擦眼泪。然后又抱住了刘嫂。扑到刘嫂 胸口就哭,刘嫂也哭。哭了一会子,传武抬头看看刘嫂平静了,就从刘嫂床上拿 起了刘嫂的一件小衣服给刘嫂擦擦泪。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突然,刘嫂低下 头亲了传武的脸一下。
 
  传武觉得刘嫂的唇特别的软,感觉自己一下子酥了。刘嫂说,你也亲亲嫂子 吧。亲亲耳朵和脖子。
 
  传武就把刘嫂平放在床上,然后自己趴了过去,在刘嫂身上亲了起来。亲者 亲者自己下面的小弟就硬了。刘嫂感觉到了,说,传武,嫂子知道你现在想做什 么。可嫂子和你哥哥的关系你也知道,我们不能那么做。不能放进来,知道吗? 
  传武就点点头。传武是第一次接触女人,什么都好奇。第一次用手摸到毛绒 绒,湿乎乎的女性下体,手都有些发颤。传武问了一句,嫂子,你们女人撒尿的 地方在哪儿?刘嫂觉得想笑,但是还是用手指给传武。传武想用鼻子闻闻,但是 有股子腥味,不好闻,就只用手。
 
  刘嫂拿着传武的食指,拿到自己的的肉瓣瓣那里,从两半肉里面往里陷了下 去。传武就感觉整个手指都被肉包围了起来,感觉太奇妙了。刘嫂松开手,任由 传武的手指自由的探索。传武这时候觉得用食指不舒服,就又换成了中指。 
  传武感觉到了一个洞口,试着把手指往里面一戳。竟然进去了,传武立刻感 受到手指像是掉进了一个肉窟窿里面。传武的手指整根没入,感觉到在洞的底部 是一个圆形的稍微有些硬的部分。往外一点,传武还感觉到一块非常粗糙的地方 ,和其他地方柔软的相比,像块老树皮。传武就在这个地方用力的摩,后来传武 觉得一根手指有些松,就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用力的摩。
 
  好一会,传武觉得刘嫂的洞洞突然收缩了起来。接着一小股暖液冲了出来。 再往后,刘嫂的整个身子都松了。只是喘着粗气,传武就把手指拿了出来。 
  休息了一会,刘嫂见传武的小弟软了。就用手抚摸了一下,没想到轻轻的一 抚摸,小弟又站了起来。刘嫂说,传武,嫂子帮你弄弄吧。说着就熟练的套弄了 起来,传武就很享受的躺在床上。
 
  刘嫂索性趴在传武身上,用舌头碰了碰肉和皮连在一起的那个地方。传武觉 得像是过电一样。刘嫂然后又伸出舌头舔了舔传武的蛋蛋。吞在嘴里,像是含着 鸡蛋一样。最后把传武的整根都吞下了。
 
  这时候传武站了起来,刘嫂跪着,靠着墙。传武就扶着墙一下一下往刘嫂嘴 里戳。
 
  由于用力太猛,好多次都戳进了刘嫂的喉咙了。刘嫂就有种呕吐的感觉,刘 嫂的牙齿还一下下轻轻刮着传武,再加上刘嫂口水的润滑。传武舒服到了极点, 最后一下子忍不住,小弟涨的很大,传武把把小弟顶到刘嫂的喉咙口,一下子全 部都射了出来。
 
  刘嫂觉得恶心,一阵子作呕,把传武射进去的全给吐到了地上。传武见刘嫂 难受,连忙道歉。刘嫂说没什么。就光着身子走到水桶那里,舀起水来漱口。完 了以后两人躺在床上休息。
 
                 六
 
  传武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刘嫂给传武整了整衣服,说,只要你的棒棒 还没有进入我的身体,我们就不算知道吗?传武顿时觉得自己心理的压力小了很 多。这一天传文和鲜儿的婚礼也紧张的进行着。
 
  但是传文家里并没有大型的操办。因为没有新房,传文娘说等到了关东,见 了朱开山再说。当天晚上传文娘就让鲜儿跟自己一起睡,还是让传文兄弟三个自 己睡。其实传文娘这是为了鲜儿好,马上就要去关东了,还不知道到时候路上是 不是会顺畅,万一不小心鲜儿怀孕了,就不方便了。传文娘拉着鲜儿的手说,鲜 儿啊,不到关东之前不能让传文碰你,记住没?鲜儿脸红着点了点头。
 
  到了晚上传文看传武还没有回来睡觉,就想要到刘嫂家里去看看。但是又迫 于自己新郎官的身份,不好意思。所以只好一个人焦急的等待。传杰想和传文闹 ,结果发现新郎官心情不怎么高兴,自己觉得没趣,就睡觉了。
 
  传文见三弟睡着了,实在忍不住,就决定出门去看看。等摸到自己家大门口 的时候,看见传武从墙头上跳了下来。传文赶过去,就问他你怎么回来这么晚? 传武脑袋一转,说刘嫂心情很差,甚至想自杀,讲了一大通。当然自己和刘嫂亲 热的事情却没有说。
 
  传文就很自责。却也没有办法。母亲已经通知他们明天就要动身去烟台了, 然后要从烟台坐船去大连。听到传武将她要上吊的事情,更是焦急。却没有丝毫 办法,丢下鲜儿?肯定不行
 
  传武想了想,就跟大哥说,我有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
 
  传文说,你还卖什么关子,有想法就说。传武就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他 说,哥,既然你这么舍不得刘嫂,就带她一起去关东吧。
 
  可是怎么带啊?传文问。
 
  传武说,你带着鲜儿姐走,我再偷偷带着刘嫂晚些时候再到,怎么样?不过 你要先说服咱娘让我自己去关东,不然就没法子了。
 
  传文说,还是别给咱娘说了。她肯定不会答应的。
 
  传武说,那也是,算了到时候我直接从船上跳下来,然后谎称坐晚点的船到 大连去找他们。
 
  传武就同意了。
 
  传文还想出门,被传武给拉回了屋子里面。他说,你放心吧,我已经叮嘱了 刘嫂了。也告诉她这个计划了,她也同意了,不会再寻短见了。第二天天还没亮 ,传武给他哥哥说,我去给刘嫂说。然后一溜烟翻过了两道墙头,再学狗叫。刘 嫂就过来开门了。
 
  传武就把他们昨天的计划告诉了刘嫂。刘嫂本来已经万念俱灰,这时候听说 有了活路。脸上忍不住的就有了一些笑容。但又有一丝的担心。毕竟是关东啊, 自己在关东又没有亲人,去了那儿会不会遇到什么问题啊。听说那儿冷的很。 
  刘嫂说,传武啊,那儿是不是挺冷的啊。会不会……
 
  传武心中男子汉的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拍着胸口对刘嫂说,嫂,有我呢。 不会让人欺负你的。你跟我走下一批船。
 
  刘嫂问,那两批船之间要间隔多少时间呢?别让你娘等的太久。
 
  传武没想到这一茬,可能需要一两个月吧,要等这批船从大连回来才行。传 武说。
 
  刘嫂说,是不是时间有点长?
 
  传武说也是,要不你和俺们坐同一班船吧,上不同的船就行。我会偷偷和你 上同一条船,照顾你。
 
  刘嫂笑了,像个姐姐,又像是面对自己的男人。
 
  第二天刘嫂一家就动身先到济南,然后坐胶济铁路到了潍坊,再雇车赶到烟 台的龙口港。刘嫂也一路偷偷跟着。怕刘嫂丢掉,传武一路上不断的脱离大部队 去陪刘嫂一会。让传武娘很生气,骂这孩子驴性。到了龙口港,才看到黑压压的 闯关东的人。估计得有上万人,港口的人说,我们的船拉不了那么多人,能不能 上船,要看你们造化。
 
  在港口等了几天,等到良辰吉日,大家拜了龙王,就开始吆喝上船了。船家 上,先上船再买票,人够了就不能上了。话音说完,大家就开始向前挤,全都是 一阵疯跑。传文家劳力多,带着娘和鲜儿猛跑,很快就占了一席之地。传武也没 来得及回头看看刘嫂,等站稳了,往看上一看,发现刘嫂竟然还杵在那儿。接着 就看见船员们就将船离岸,第二条船再接到渡口上,又是一阵挤,又满了。刘嫂 还是不知如何是好。

   就这样,五条船依次装好人。刘嫂还在岸上呢。传文也看到,偷偷问传武, 刘嫂怎么还没上船啊?怎么办啊?一个人在龙口人生地不熟的,她可怎么办好? 嘟嘟一个劲唠叨。
 
  传武转身跟娘说,娘,俺爹现在呆的的村叫什么名字来?传武娘说,三江口 的元宝镇里面的放牛沟啊。传武说,娘,俺有点事,晚点去放牛沟再去找你和爹 。
 传武娘还没有想到是怎么回事,传武一下子就从船上跳了下去。回头给娘说,娘 你放心,俺会到放牛沟找你们的。传武娘一头雾水,就骂开了,但是也没有办法 就哭。
 
  刘嫂看见传武一下子从船上跳了下来,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冲到水边盯着 水里的传武。到了岸上,传武怕娘看见刘嫂,也不理刘嫂,直接冲到海边的林子 里面。刘嫂也跟过去。两人在林子里面升起了火,给传武烤了衣服。
 
  刘嫂也不说话,给传武擦身上的水。然后整个人趴在传武身上。摸着传武冰 凉的身子,心里很心疼。传武乐呵呵的笑。趁机狠狠的亲了刘嫂的脸颊,过了一 会竟然又硬了起来。但是附近还有很多没有散去的人,刘嫂也不好意思做什么。 
  就离开了传武的身子,说,传武忍忍吧,等人少了嫂子再和你做。现在不方 便。传武有些扫兴,但没办法只好同意。欲望下去了以后,他俩就商量以后的路 该怎么办。如果坐下批船,可是他两个都付不起船票。难道要沿着渤海湾转到关 东去?那样可能要走上大半年。传武问,嫂子你愿意跟我走吗?刘嫂说,你去哪 儿我就去哪儿。
 
  等到晚上,太阳下了山。传武就摸到刘嫂身边。偷偷的扒下刘嫂的裤子。刘 嫂也不推辞,岔开两腿,传武趴过来就要往里面插。可是竟然找不到洞口,说刘 嫂你来帮帮俺,刘嫂就伸过手来,拿着传武的小弟对准了洞口,传武往里一推, 就整个进去了。刘嫂躺在沙子上,由于传武用力太猛,刘嫂身子不断被推着向前 走。滑了好远。
 
  刘嫂喘着粗气,有时候忍不住还会发出声来。可是担心附近还有没散去的人 ,就不只好忍着。传武干的起劲,他发现做这个事情竟然比想象的容易多了。觉 得自己像个将军似的。做的兴起了,他也不管附近有没有人了,啪啪啪啪的撞击 声声音挺大。后来刘嫂也终于忍不住了,洞洞带来的舒服的感觉传遍他的全身, 她忍不住哼哈起来。传武听到她的声音,更加兴奋。
 
  这时候传文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慢慢摸了过来。他怀疑是什么人,就一阵子 猛捣,然后白色的精液全部冲到刘嫂的洞洞里面了。刘嫂觉得全身一点力气都没 有了,整个人瘫倒着。传文又给刘嫂提上裤子,然后抱着刘嫂,就不动了。手里 还摸着一把刀子。没想到那边那人见这边没有动静了,也不动了,就在距离传文 大概五六米左右的一颗树后面停了下来。再到后来直接转身走了。两个人休息了 一会,传武叫醒了刘嫂,说,嫂子,这儿不安全。我们去前面村子那边去睡吧。 
  刘嫂挤着小脚。走不快,传文就只好背着她。刘嫂觉得很舒服。走了好久, 他们摸到村边,然后摸到一个看起来比较荒废的破庙里面。躺在供桌上面就睡着 了。夜里传武又硬了一次,又做了一次。刘嫂已经很久没有和男人一起睡觉了, 虽然传武还是个孩子,还不是那么粗大,但持续的时间挺长的。刘嫂很喜欢。 
                 七
 
  传文娘带着传文、传杰和鲜儿一起在前往大连的船上。这一路倒也顺畅,但 是由于船上的人太多,只能挤在一起,累了也没有办法走走,最多只能站起来伸 个懒腰什么的。鲜儿一边靠着传文娘,另一边就靠着传文。
 
  第一次上船,好多人都吐了。传文娘吐得尤其厉害,把兄弟三个都吓得够呛 但是又因为吃的东西不多,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吐,所以更吓人,差点没有把胆汁 吐出来。他们几个年轻的相对还好点。鲜儿也难受的够呛,这天晚上又浑身难受 感觉胃里边难受,就跑到船沿那里去,传文赶忙跑过去扶着她。吐了半天,缓过 劲来了,鲜儿就又半躺在传文的怀里了。
 
  鲜儿说,我肚子好难受。
 
  传文说,我帮你揉揉吧。
 
  鲜儿皱折眉头点点头。传文就把手伸到鲜儿的肚子里面帮她揉揉。鲜儿觉得 好多了,传文这时候其实还在想着刘嫂。鲜儿刚刚十六岁,身子太瘦了,真的没 有刘嫂摸起来舒服。他想起了刘嫂丰满而坚挺的乳房,自己的一只手都抓不住。 刘嫂的乳头又大又挺,原来的时候传文很喜欢用自己的舌头拨弄刘嫂的乳房。 
  想到这,传文有些兴奋。就用手向上移,从鲜儿的肚兜伸了进去。鲜儿小声 说,别这样,这儿那么多人,你娘就在旁边啊。传文转头看了看,差不多都睡着 了,娘吐得厉害,现在睡得非常沉,就说,没事。
 
  鲜儿也不拦着。传文摸到了鲜儿左边的乳房,乳头还只有一颗小花生一样大 整个乳房用一只手就可以包过来。传文就用拇指轻轻的拨弄鲜儿的乳头,再用手 掌摩梭。鲜儿就闭着眼睛享受。弄了一会,鲜儿对传文小声说,右边的也摸摸。 传文就又伸出左手来摸了摸鲜儿右边的乳房,刚才的那边在传文的摩梭下已经比 较硬了,而右边的则非常软,感觉松松垮垮的。传文就用了一下里,这时候也开 始亲鲜儿的脖子。在海上飘了快三天了,大家都没有洗过澡,但幸好海上风大, 没有出汗。反而让鲜儿身上的女人味更浓了。
 
  传文亲了几下,下面的小弟一下子就硬了起来。他现在已经是做那种事情的 高手了,对于那种蜻蜓点水似的接触兴趣不大了。所以伸出了右手就往鲜儿的裤 裆里面钻。刚刚伸进去四根手指头,传文摸到了鲜儿的毛毛。传文发现相对于刘 嫂来说,鲜儿的毛非常的稀少。
 
  传文又往下摸,摸到了一片乱七八糟的肉和毛。最上面是个突起,包围在两 片肉中间。传文知道这个肉瘤是女人最喜欢被摸的地方,就把手停住,用中指不 断的触摸。鲜儿也许是太累了,也许是觉得自己已经是传文的正牌妻子了,也不 反对。
 
  传文也来越大胆了,剧烈的抚摸了鲜儿的肉瘤一会。又把手指从鲜儿的肉缝 里面伸了下去,肉缝里面湿乎乎的。鲜儿的毛很少,所以很容易探索。传文手指 向下,在这条锋的底部停住了,这儿就是洞口了。这还是传文第一次摸到鲜儿的 洞口。
 
  传文在洞口用食指旋转了一会,然后把手指一卷,把整个手指指甲都插入了 鲜儿的洞里。鲜儿一阵疼痛,忍不住叫了一声,接着又忍住了。传文手一下子停 住了,但看看四下里大家都还睡着。就不管了。
 
  传文继续往里面伸,明显不如刘嫂的顺畅。传文想,如果是刘嫂现在就可以 一下子深入谷底了。传文明白,鲜儿还是处儿,所以洞口很小。传文可以摸到一 片肉挡住洞口的大半部分。传文感受了一下,还是继续向里面深入进去,性好手 指不是很粗,传文还是很容易的把整个手指插了进去。里面好紧。
 
  传文把手指摸到鲜儿的腹侧的粗糙部分,在那个地方狠狠的揉着。没过多久 鲜儿就痉挛了。一股暖流从伸出突了出来,鲜儿的洞洞更滑了。鲜儿的洞洞还不 不断的收缩。毕竟还是没见过市面,传文想。又摸了一会,就把手指拔出来了。 
  鲜儿把手摸到了传文的裤裆里面,已经非常硬了。鲜儿就想帮传文套弄套弄 可是她老是弄的地方不对,老是抓住龟头,弄的传文怪疼。传文只好帮着鲜儿把 手抓住自己的根部。鲜儿弄了几下,手就松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传文就说,抓 紧了。鲜儿就加大点力气,传文说,再大点。可是鲜儿的力气实在太小了。老是 不够力量,传文只好抓着鲜儿的手弄。
 
  过了一会,传文觉得不过瘾。非常想做爱,就抽了一条毯子出来。给鲜儿和 自己的下半身盖住。然后用手脱鲜儿的裤子。鲜儿刚刚被手指插过,觉得很舒服 也没有反对。就自己解开了腰带,传文一下子把鲜儿的裤子和裤衩都脱了下来。 这时候鲜儿跨开腿,坐在了传文的大腿根上。
 
  传文又套弄了两下,棒棒已经非常硬了,就把棒棒竖了起来。在鲜儿的肉缝 里面摩梭,鲜儿搂着传文的脖子。也不动。然后传文把棒棒对准了洞口,一下子 整个头都陷了下去。鲜儿忍住不出声,但其实已经感觉非常的疼了。她伸手抓住 传文的棒棒说,传文哥,别。
 
  传文知道鲜儿疼,说,我不往里了。就只用头在鲜儿的洞口抽插。鲜儿渐渐 的适应了,就不觉得疼了。干涩的洞洞,又开始泛滥起来。比刚才松快多了,传 文这时候其实也觉得挺疼的。但是又不想拔出来,鲜儿渐渐出水了以后,就舒服 多了。洞洞变得很滑,传文看鲜儿也不觉得疼了,就又往里面插了一些。
 
  已经到了那个膜的位置了,再往里面就硬是推不进去了。传文想用力,鲜儿 又说,哥哥,疼。传文就只好就在这个部位抽插,传文抓着鲜儿的屁股一上一下 的推。也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鲜儿也觉得很舒服。
 
  突然间,鲜儿感觉到传文的棒棒一下子变粗了,血管一根根的。传文要射了 ,传文心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一种要往前冲的欲望占据了他的全身。传文抓紧 鲜儿的腰,然后横下心把棒棒用力的向里面戳了进去。鲜儿啊的就叫了一声,剧 烈的疼痛让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声音叫醒了不少人,但传文根本没有停的 意思,又快速的套弄了五六下,最后一下狠狠的顶在鲜儿的花心处。
 
  他射了。但鲜儿一下子就瘫倒了,大脑一片空白。这时候传文娘也醒了,看 着身边自己的儿子最后一颗将那些东西射到鲜儿的洞洞里面。一下子想到了十几 年前的自己。突然觉得做女人很不容易,拿出一块草纸给传文说。擦擦吧。 
  传文的棒棒还在鲜儿的里面放着,他用手一抹,下面已经流出了一股血,和 液体在一起,毛毯上弄的很脏。就开始擦。擦干净了,鲜儿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传文就把棒棒拔了出来。
 
  鲜儿提上裤子,心里很乱。见娘醒着,就爬了过去,挨着娘躺着。娘把鲜儿 搂在怀里。谁都不说话。慢慢的就这么睡着了。
 
  在船上飘了七八天,船上的把头喊了句,大连到啦。
 
  大家兴奋的都站了起来。这些天大家又脏又累,还有好些人晕船。可是够受 的了。有一个老太太,竟然死在船上。人们只好将她抛在海里。
 
  到了岸上,传文一家就找了店住下。然后娘吩咐传文去买火车票,准备去黑 龙江。

上一篇:【老婆的闺中密友成了我的长期炮友】 下一篇:【华丽的一夜】